法国大使约见了普鲁士首相俾斯麦,俾斯麦和老毛奇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了自己的璀璨印记

2019-11-01 作者:历史建筑   |   浏览(191)

中文名:阿尔布雷希特·冯·罗恩

俾斯麦和老毛奇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了自己的璀璨印记,而和他们一起奠定德意志军事基础的罗恩却显得有些籍籍无名,他是陆军部长,却甘心为普鲁士军队做好后勤,而他在改革军制上的重要贡献才真正使得德国在陆军兵员质量上超过法国一跃成为了欧洲大陆最强,不得不说,善用剑者难道,更难得是罗恩这个铸剑者。

法国大使约见了普鲁士首相俾斯麦,俾斯麦和老毛奇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了自己的璀璨印记。四分五裂的德意志各邦中,普鲁士和奥地利之间的战争,到1866 年6月17 日萨多瓦战役后,便可以说是以奥地利的失败而“剧终”了。 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正打算乘胜向维也纳进军,普鲁士首相奥托·冯·伸斯麦却对国王说:“我们普鲁士和奥地利之间虽然动了武,但我们同属德意志;我们固然要统一德国,然而真正的势不两立之敌不在内部,而是法国;况且,我们德意志还有南方的巴伐利亚、巴登、符登堡、黑森一达姆斯达特没有统一起来,如果再轻燃战火,就可能给法国以可乘之机。” 威廉一世点点头,问:“首相看应怎么办呢?” 俾斯麦说:“我认为,我们必须在法国还没有来得及对奥地利采取外交行动,施加其影响之前,迅速结束对奥地利的战争。这样,我们就可以腾出兵力来,占领法国的亚尔萨斯和洛林..” 普鲁士国王连声说“有理”,一抬手说:“首相不必再多作解释了,我随即下令停止向维尔纳进攻。” 再说此时法国的君王是拿破仑三世,即路易·波拿巴,他作为“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皇帝,不希望看到东邻德意志成为一个强大而统一的国家,因此,一直推行阻碍德国统一的政策。他控制着德国南部四邦,并想夺取莱茵河西岸的土地。路易·波拿巴曾在国会上说:“我们是不会允许德意志统一的,德意志应当划为三块,永远不得统一。”在奥地利战败后,实际上普鲁士已经崛起,对法国非常不利,法国政客梯也尔在萨多瓦战役后哀叹道:“奥地利的失败,意味着法国四百年来遭到的最大灾难,从此,失去了一张阻止德国统一的王牌”。 法皇拿破仑三世赶在普鲁士和奥地利举行和议之前,命令法国驻德国柏林的大使向普鲁士传递信息。法国大使约见了普鲁士首相俾斯麦,说:“首相阁下,我奉吾皇之命,特来向您传达我国的友好意图,即:贵国如果同意我国领土的东北部分能有所扩展的话..” 俾斯麦是一个主张实行“铁血政策”的凶诈之徒,早已料到法国大使此次的打算,这时,便把长着浓密上髭的嘴唇一动,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扩展——到什么地方?” 法国大使说:“按吾皇指示,那是要扩展到莱茵河西岸。” 俾斯麦眼珠一转,“唔”了一声。 大使说:“只要这样,我们就对普鲁士在德意志境内的领土兼并不表示异者。我们就是友好邻邦了。” 俾斯麦把头一昂,说:“啊,这当然是一种美妙的设想。然而,如此重大的事情,倘若只有口头的承诺,恐怕彼此都会感到未必十分恰当。大使先生,您是否可以将此意图用文字叙述一下,即形成书面照会呢?” 大使以为俾斯麦竟然要同意了,便答应向拿破仑三世请示,好正式向德国发出照会。 时隔不久,法国大使带着照会,再次约见俾斯麦,大使把照会交给俾斯麦,俾斯麦一看,说:“统一德意志是我们德国人自己的事,与你们法国有什么相干?至于贵国要把领土扩展到莱茵河西岸,这种想法恐怕太危险一些了。”俾斯麦说罢,望着法国大使冷冷一笑。法国大使颇为惊愕,但又不便收回照会。 俾斯麦抓住这个机会,向新闻界披露了法国的无理要求,使法国在外交上大大地丢了一次脸。 拿破仑三世虽然也自知不是俾斯麦的对手,但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又让驻德大使向俾斯麦提出法国吞并比利时和卢森堡的设想。俾斯麦回答法国大使说:“比利时的独立,是得到包括你们法国在内的许多欧洲国家保证的。 你们既已保证比利时独立,为什么又想吞并它?难道你们的‘独立’就是‘吞并’的同义词吗?你们去问问那些保证比利时独立的欧洲国家。看他们会不会同意你们去吞并。至于卢森堡嘛,它与我们北德意志同盟的密切关系,是人们都知道的,怎么你们法国不知道?试问,你们愿意把与你们关系密切的国家让别人吞并冯?总而言之,我们普鲁上反对贵国吞并这两个国家的打算。 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见自己的企图一再被俾斯麦打破,十分恼怒,言谈之间流露出对德国的战争威胁。拿破仑三世以为法国的力量并不弱于德国,同时,战争也是稳定他那摇摇欲坠的统治的一种手段。 但战争威胁并未吓住普鲁士,普鲁士的参谋总长毛奇高兴他说:“战争? 没有什么比战争更受欢迎的了。我想,我们期待已久的战争,有一天终将到来。”俾斯麦也很高兴,因为陆军人臣房隆伯爵全力支持他,房隆伯爵对俾斯麦说:“如果打起来,我们就去扫平法国。”不过,战争一下子并未爆发起来。 1870 年夏,平静的欧洲却因西班牙王位继承问题,飘浮出一片战争阴云。 原来,在1868 年9 月,西班牙女王伊萨伯娜,因遭陆军和海军反对而流亡于国外,西班牙王位虚悬。西班牙准备实行君主立宪制,但合适的君王却未找到。在一两年间,考虑了七个候选人,均未选定,最后,在1870 年6月,找到了利奥波尔德,准备让他任西班牙国王。 对利奥波尔德,法国人是不欢迎的,因为他本是普鲁士霍亨索伦王族的一个亲王。于是,法国把抗议发到柏林,表示不能让普鲁士的代理人在西班牙担任国王。西班牙国王至少应当是西班牙人,否则,法国也可以派一个人到西班牙会任国普鲁士方面接到抗议后,首相俾斯麦说:“利奥波尔德任西班牙国王的问题,是慎重选择的结果,法国有什么权力干涉西班牙的事务?” 但法国外长格腊蒙抓住这件事不放,在议会发言中说: “普鲁士亲王无论如何也不应当成为西班牙国王,否则,西班牙就变成了普鲁士的臣属。如果普鲁士不撤销他的亲王的西班牙国王候选人资格的话,法国将把这个问题视作战争的原因。”法国总理奥利维亚接着说:“我们法国政府希望和平,衷心地希望和平,但必须是体面的和平,决不是屈从于别国的所谓和平。” 法、德两国剑拔弩张,战争有一触即发之势。但是,利奥波尔德却在一些人的劝说下,于7 月12 日宣布,放弃作为西班牙国王候选人的资格,他说: “我作为普鲁土亲王,到西班牙去任国王,虽然也未尝不可,只要西班牙人拥戴就行;但是,也不必因为我去继承王位而引发欧洲战火。既然我们的近邻法国希望我别去,我放弃候选人资格并非难事。” 法国拿破仑三世认为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以为普鲁士不过如此,因此命令驻柏林大使向威廉一世提出新的要求,就是:今后不再支持霍亨索伦王族的人去继任西班牙国王。 1870 年7 月13 日,威廉一世在休息地埃姆斯彬彬有礼地接见了法国大使,说:“大使先生,西班牙让谁去当他们的国王是西班牙人的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普鲁上霍亨索伦王族的亲王利奥波尔德,去不去西班牙当国王,最后决定权在他自己,他不愿意去了,也就不去。至于今后。西班牙请什么人去当他们的国王,谁能保证?请大使先生转告贵国政府,并转告你们皇帝,你们的要求是不合外交礼仪的,因而,很抱歉,我也只好说那种要求是无理的,不可接受的。”一席话说得法国大使哑口无言,只好告辞出来,准备把情况向国内报告。而就在当天下午,威廉一世接到利奥波尔德亲王的正式放弃西班牙国王候选人资格的报告,便立即派人通知法国驻柏林大使,说:“事情已经结束了。” 德国首相俾斯麦对此种结局深为不满,声言要辞职以示抗议。俾斯麦说: “我们普鲁士向来不愿受别国挟制,而今为什么要屈从于法国?如果法国真值得害怕,我就辞去这首相职务,让我们普鲁士向拿破仑三世称臣好了!” 俾斯麦满腹怨气地与陆军部长房隆及参谋总长毛奇共同进餐的时候,收到了威廉一世从埃姆斯发来的电报。电文中有如下诸点:一、法国大使提出的要求不能接受;二、已将利奥波尔德放弃西班牙国王候选人资格的事通知了法国大使,因而由西班牙王位继承问题而引起的矛盾已经过去,不准备再接见法国大使了,三、此事原委可以通知新闻界。俾斯麦把电报看了几遍,越看觉得越有意味,便把电报给房隆与毛奇二人看了。俾斯麦对他们二人说: “如果我们同法国打起来,能不能确保胜利?”两人不约而同地回答:“肯定胜利。”于是,俾斯麦提笔把电报作了一些文字上的处理,不仅使电报变成了一条新闻,重要的是加进了一些使普、法双方看了都会激动的语句。 消息在报上公布后,普鲁士人认为法国提出了无理要求,使普鲁士受到侮辱;法国人则认为普鲁士国王傲慢无礼,居然不准备接见法国大使了,使法国受到侮辱。 法国总理奥利维耶认为,为了维护法国的尊严,必须对普鲁土交战。在得到议会支持的情况下,于1870 年7 月19 日,法国对普鲁士宣战。 法国总理奥利维耶说:“我们法国军队是欧洲第一流的军队,训练有素,具有极强的战斗力。说句老实话,我是以轻松的心情来宣布对德作战的。” 法国陆军部长也在议会中吹嘘: “我们的军队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一声令下,便可开赴战场去夺取胜利。也许大家以为我是说笑话吧,我们的士兵连绑腿上的最后一颗纽扣都已扣好了。” 法国主力部队“莱茵军团”以进攻姿态部署在法、德边境上。拿破仑三世自封为“总司令”,携带幼子于7 月28 日来到洛林的战略要地麦茨。第二天,他接过全局指挥大权。令巴赞元帅统领法军的北路和中路,令麦克马洪统领南路法国军队。 7 月30 日,拿破仑三世指挥东进,一举攻占了德国的萨市尔吕肯。这本是德国的一个没有设防的城市,拿破仑三世拿下此城后非常高兴,对自己的幼子说:“将来就让你到德国去当国王。” 此时,德军集中远未完毕,有人劝拿破仑三世渡过菜茵河作战,直捣法兰克福等地,以便切断德意志的南北联系,打乱普鲁士的动员工作,从而各个击破开到战场来的德军。拿破仑三世笑道:“这不是好办法。我们若一下太过分深入德国国境,那么,敌人就不仅仅是一个普鲁士,而是整个德意志民族了。我们的兵力就会不足了,给养也会跟不上的。” 此时,法国军队的实际情况的确不像他的陆军部长吹嘘的那样,而是指挥混乱,有的将军找不到自己的部队,弹药供应普遍不足,将领手中只有法国地图,而无德国地图。 到8 月初,到达前线的德军,在总兵力上已处于优势,而且,他们的炮兵、侦察工作以及地理知识,也都超过法军。加之德意志民族感情的爆发,战士们与人民群众同仇敌忾,为保卫德意志而战。 8 月4 日,德军攻击法军右翼前哨维桑堡,凌厉的攻势,使法军抵挡不住,从维桑堡败退出来。拿破仑三世大怒,说:“一定要夺回维桑堡,否则德军就打开了通向我国亚尔萨斯的门户。”于是,电令菜茵军团右翼指挥官麦克马洪将所属部队调往维桑堡去战斗。 8 月6 日,当麦克马洪的军队开到维桑堡西南的维尔特时,被德军拦住, 一阵鏖战,法军又被击败。 同一天,德军在洛林的福尔巴赫战役中,又击败了法国巴赞元帅的中路主力。 法国莱茵兵团被迫退却,德军的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兵团分三路跟踪追击,战争从德国境内转入法国境内。 法军在边境的三次失败,导致以法国总理奥斯维耶为首的内阁倒台,代之而起的是八里桥伯爵。而掌握实权的却是皇后欧仁尼。 法军在三路德军的攻击下,其右翼麦克马洪所部之法军,匆匆向夏龙撤退,其中路与北路巴赞元帅所部之法军,匆匆向麦茨退却。然而,法国军队究竟退至何处为宜,却决定不下来。军事家们主张把前线军队撤到巴黎附近,在此地区与入侵德军决战,而皇后欧仁尼却怕把军队撤至巴黎附近会引起革命,危及第二帝国的统治,于是决定让拿破仑三世和巴赞把法军撤至麦茨。 拿破仑三世此时已感到自己的指挥能力有限,于是把中路与北路的指挥权交给巴赞元帅,自己到了离边境较远的夏龙。 当时,德军第一、第二军团,尾随法国巴赞元帅的部队,并迂回到麦茨西南。而德国第三军团,则楔入巴赞与麦克马洪两支法国军队之间,使两支法国军队无法会合。德国第四军团向巴黎方向突进,以切断法国首都与前线的联系。 8 月16 日,被围困于麦茨的巴赞元帅派出突围的一支法军,在马尔斯一拉一土尔,被德军击败。8 月18 日,巴赞元帅派出突围的另一支法军在格腊维洛特被德军击败。巴赞元帅几次突围均未成功,而他们与巴黎的联系又被切断,二十万法国军队被困于麦茨。 节节败退的麦克马洪,在夏龙得到不少增援部队,把军队重新组建起来,然而士气十分低落。拿破仑三世是个平庸的人,他按皇后欧仁尼的指示,让麦克马洪率军去解麦茨之围。但楔于麦克马洪与巴赞之间的德军第三军团,却使麦克马洪不能直接东进,只好从北路绕行。此时,德军集中了优势兵力,采取围麦茨城而打麦克马洪之援兵的战术,来打击法军。 8 月30 日,麦克马洪部到达色当一带,拿破仑三世电令巴赞元帅率部突围,但麦茨的法军苦战三十多小时,直到9 月1 日,突围法军无法冲破德军包围圈。而麦克马洪部则由于德军从两翼包抄,既不能开往麦茨去解巴赞元帅之围,又不能向巴黎方向撤退,终被压缩到色当城内。 9 月1 日,二十万德军全面进攻,680 门大炮向怯军猛轰,十二万法军无处躲藏,麦克马洪自己几次负伤,法军临时安排人来指挥,到午后三时,法军全线崩溃,举起白旗表示投降。 9 月2 日,拿破仑三世会见了德国首相俾斯麦,法国正式宣布投降。那些随同麦克马洪部开发的将领与士兵,包括皇帝本人,共十万四千余人,通通做了德军的俘虏。 9 月3 日,拿破仑三世打电报给八里桥伯爵:“军队已被击败,军队和我本人均已成为战俘。” 后来,德法两国媾和,德国释放了拿破仑三世,他侨居英国,死于1873年。

外文名:Albrecht von Roon

冯·罗恩伯爵(Albrecht von Roon1803.04.30-1879.2.23) 普鲁士德国元帅,陆军部长。第二德意志帝国建立的三元勋之一,与俾斯麦和老毛奇齐名。 罗恩伯爵对普鲁士德国陆军的贡献在于系统化军队管理。威廉一世在凡尔赛镜厅称帝的祝酒词中赞颂道:“你--罗恩,磨利了宝剑;你--毛奇,正确使用了宝剑。”

国 籍:德国

中文名;阿尔布雷希特·冯·罗恩

出生日期:1803.04.30

外文名;Albrecht von Roon

逝世日期:1879.2.23

国 籍;德国

www.lishixinzhi.com

出生日期;1803.04.30

职 业:陆军部长

逝世日期;1879.2.23

毕业院校:柏林军事学院

职 业;陆军部长

主要成就:系统化军队管理

毕业院校;柏林军事学院

德意志帝国三元勋之一

主要成就;系统化军队管理

军 衔:元帅

德意志帝国三元勋之一

德意志三元勋最默默无闻的那个——陆军部长罗恩

军 衔;元帅

罗恩伯爵的父亲早年在普鲁士军队中服役,战死在拿破仑侵略中,1821年小罗恩13岁就进了军校,1824-1827年在在柏林军事学院工作。1827年在武备学校任教。1832年调到克雷菲尔德的陆军司令部,不久以后出版三卷集《自然、民族、政治地理学原理》。在当时有超过4万的销量,而且还陆续发表了三部续篇,基本都是关于德国、欧洲军事地理的内容,1836年起在总参测绘局任职。1848年任军参谋长,后历任团长、旅长、师长。在服役期间,依然在不同军事院校担任导师一类的职务,1848年革命期间,他协助王储(炮弹亲王,日后的德帝威廉一世)镇压巴登的起义。以后就平步青云了,1850年晋升少将,1859年晋升中将,任军队改组委员会委员和陆军部长,1861年兼任海军部长。在当时那个年代,普鲁士的军费开支是由政党控制的,与国防部无关,他在毕典菲尔特和老毛奇支持下,逐渐掌控了军费支配权,他改革普鲁士军制,以普遍的三年义务兵役制保持全国的军事化,规定在正规军作战时由后备军保卫国家。他的改革使普鲁士在1866年七星期战争中迅速击败奥地利,并取的1871年对法国战争的胜利,使德意志成为欧洲的主要强国,1871年封伯爵,同年12月继俾斯麦成为普鲁士首相,1872年因健康不佳辞职。1873年晋升陆军元帅。在普鲁士三驾马车之中,他和威廉一世认识最早,相交最深,俾斯麦和毛奇都是他引荐给威廉的,也是他们之间发生矛盾时的调解人。他们三人加上腓特烈·卡尔亲王(铁王子,当时最杰出的野战指挥官,曾独立攻克梅斯要塞,降法军14万)也被通称为开国四杰

图片 1

本文由新威尼斯官网发布于历史建筑,转载请注明出处:法国大使约见了普鲁士首相俾斯麦,俾斯麦和老毛奇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了自己的璀璨印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