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武王二年卒于魏,于是张仪暗地里让秦国攻打魏国

2020-03-17 作者:历史文献   |   浏览(189)

张仪,是魏国人。张仪起初与苏秦一起都拜鬼谷先生为师,学习游说之术,苏秦自认为自己的水平不及张仪。 张仪学习结束后,就去向诸侯们游说。他曾经跟从楚相饮酒,饮完酒后,楚相发现丢了一块璧,他的门人认为是张仪偷的,说:张仪贫穷,品行不好,一定是他偷了相君的璧。于是一起把张仪抓了起来,拷打了数百下,张仪不承认,只好释放了他。张仪的妻子说:唉!你要是不读书,不去从事游说之业,怎么会遭受此类侮辱呢?张仪对他的妻子说:看看我的舌头还在不在?他的妻子笑道:舌头当然在。张仪说:这就够了。 苏秦已经说服了赵王,从而使诸侯国相互缔约,合纵相亲,然而害怕秦国攻打诸侯国,使盟约失败,心中琢磨没有适合出使秦国的人,于是派人暗中劝张仪说:你起初时与苏秦友善,现在苏秦已经有了权力,你为什么不去找他,以求实现你的志向?张仪于是到了赵国,请求拜谒苏秦。苏秦于是告诫门下之人不要替他通报,又让他几天不准离开。然后苏秦才见张仪,让张仪坐在堂下,赐给他仆人侍妾吃的食物。并且多次责备张仪说:凭你的才能,却自己让自己困窘到这种地步,我难道不能一说就让你富贵吗?只是你不值得任用。把他辞了出去。张仪来的时候,自认为与苏秦是老相识,能求得好处,没想到反而受侮辱,很愤怒,考虑到诸侯国中没有一个可以奉事的,只有秦国能让赵国吃苦头,于是就到了秦国。 苏秦然后告诉他的门客说:张仪,是天下的贤能之士,我比不上他。现在我侥幸先被任用,但是能够掌握秦国权柄的,只有张仪。但是张仪很穷,没有机会去进见秦王。 我怕他安于蝇头小利而不去实现自己的志向,所以把他招来,并且侮辱他,以激励他的意志。你替我暗中照顾他。于是告诉赵王,准备了金币车马,派人暗中跟随张仪,与他同住一个旅店,慢慢接近他,送给他车马金钱,张仪想用什么,就取来给他,但不告诉他是谁提供的。张仪就有机会见到了秦惠王。秦惠王把他当作客卿,与他一起谋划讨伐诸侯。 苏秦的门客于是就告辞了。张仪说:依靠了你我才得以显达,刚要报答你的恩德,为什么你就要离开呢?门客说:不是我了解你,了解你的是苏秦先生。苏秦先生担心秦国攻打赵国,从而破坏了合纵之约,认为除你之外没有人能掌握秦国的权柄,所以故意激怒你,派我暗中给你资助,这都是苏秦先生的计谋。现在你已被重用,请让我回去报告。张仪说:唉,这都是我所知道的手段,我却不能想到,我确实是比不上苏秦先生! 我现在又是刚被任用,怎么能去谋取赵国呢?替我感谢苏秦先生,在苏秦先生在赵国当政时,我敢说什么呢?况且有苏秦先生在,我即使想这么做,又哪里能做得到呢?张仪在秦国任相以后,写文声讨楚相说:当初我跟你饮酒,我没有偷你的璧,你却让人打我。 现在你好好地守住你的国家,我将要来劫掠你的城池! 苴和蜀两国互相攻打,它们都分别向秦国求救。秦惠王想发兵攻打蜀国,觉得道路险狭,难以到达,这时韩国又来侵犯秦国。秦惠王想先攻打韩国,再打蜀国,又怕出师不利;想先攻打蜀国吧,又怕韩国乘机袭击秦国。犹豫不决。关于这个问题,司马错与张仪在秦惠王面前发生了争执,司马错主张先攻打蜀国,张仪说:不如先攻打韩国。秦惠王说:请说说你的理由。 张仪说:与魏国相亲,与楚国交好,进兵三川,堵住什谷的路口,封锁屯留的道路。 魏国截断韩国南阳的交通,楚国兵临韩国的南郑,秦国攻打新城、宜阳,兵临周都城郊,声讨周王的罪过,再侵入楚国、魏国的土地。周王自己知道无力挽救这个危难,必然会献出九鼎宝器。至此秦国拥有九鼎,掌握着地图户籍,以天子的命令来号令天下,天下没有人敢不听,这是称王的大业。而现在这个蜀国,地处西边偏僻之地,而且不开化,劳师动众去攻打它而不能扬名,占领了它的土地也没有什么好处。我听说争名是在朝堂上,争利是在市场上。现在三川、周朝廷,是天下的朝堂和市场,大王不去争夺,却在争夺偏僻的不开化之地,这样就离称王的大业越来越远了。 司马错说:不对。我听说,要想使国家富裕一定要扩展它的土地,要想使军队强大一定要使老百姓富裕,要想称王一定要广施恩德。这三样资本具备了自然就能称王。 现在大王国土狭小而百姓贫穷,所以我希望先从容易的事做起。蜀国,是西部的偏僻小国,却是戎狄的首领,国内有类似夏桀、商纣时的混乱。秦国去攻打它,就好比是驱使豺狼去追逐羊群。占领了它的土地足以扩大国土,获取它的财富足以使百姓富足,并用来整顿军队,我军不受损伤而对方就已驯服了。攻克了这样一个国家而天下人不认为我们残暴,占尽了西方的利益而天下人不认为我们贪婪,我们的这一举动既得名又得实,而且还有禁止残暴制止动乱的美名。现在去攻打韩国,劫持天子,这样名声很坏,而且未必能获取什么利益,又有了不义的名声,以此去攻打天下人不想攻打的国家,就很危险了。我请求说明其中的原因:周,是天下诸侯各国的宗室,而且与齐、韩两国关系密切。周自己知道要失去九鼎,韩国自己知道要丢掉三川,这两国就将会并力合谋,借助齐、赵两国的力量而求得与楚、魏两国和解,假如它们把鼎送给楚国,把土地送给魏国,大王你也不能制止。这就是我所说的危险。不如攻打蜀国来得圆满。 秦惠王说:你说得很对,我听从你的意见。终于起兵攻打蜀国。十月,攻占了蜀国,并平定了它,把蜀王贬号为侯,派陈庄到蜀任相。蜀国归属秦国以后,秦国更加强大、富裕,因此轻视诸侯各国。 秦惠王十年,派公子华和张仪围困蒲阳,并降服了它。张仪趁机劝秦惠王把蒲阳送给魏国,并让公子繇到魏国做人质。张仪于是对魏王说:秦王待魏国不薄,魏国不可以不懂礼节。魏国于是贡献上郡、少梁,以答谢秦惠王。惠王于是任命张仪为相,把少梁更名为夏阳。 张仪在秦国为相四年,拥立秦惠王。过了一年,他任秦国的将领,夺取了陕州,构筑了上郡要塞。 此后两年,张仪被派去啮桑与齐、楚两国的宰相相会。从东边回来后张仪被免去了相位,于是在魏国任相,目的是为了帮助秦国,他想让魏国先服事秦国,然后诸侯各国都仿效魏国。但是魏王不肯听从张仪。秦王很愤怒,攻取了魏国的曲沃、平周,而且私下里更厚待张仪。张仪感到很惭愧,又无法报答。张仪在魏国呆了四年后魏襄王死,哀王继位。张仪又劝说哀王服事秦国,哀王不听。于是张仪暗地里让秦国攻打魏国。魏国与秦国作战,失败。 第二年,齐国又在观津打败了魏国。秦国又想攻打魏国,先打败了韩申差的军队,斩杀八万人,诸侯各国都很惊恐。张仪又趁机劝说魏王:魏国国土方圆不足千里,士兵不到三十万,四边都是平地,诸侯各国从四面而来,就像车轮的辐条向车轴中心汇聚一样,没有名山大川可以阻挡它们,从郑到大梁二百多里路,车子奔跑,人行走,不怎么费劲就到了。魏国南面与楚国交界,西面与韩国交界,北面与赵国交界,东面与齐国交界,士兵守卫四方,防守边防堡垒的军队就不下十万。从魏国的地势来看,本来就是一个战场。魏国南面与楚国结交而不与齐国结交,则齐国就会从东面发动进攻;东面与齐国结交而不与赵国结交,赵国就会从北面发动进攻;不与韩国结交,韩国就会从西面发动进攻;不与楚国相亲,楚国就会从南面发动进攻。这就是所谓的四分五裂的境地。 况且诸侯国中提倡合纵的人,目的是想安定国家尊重君主壮大军队并借此扬名。 现在主张合纵的人合一天下,诸侯各国相约为兄弟,杀白马在洹水上结盟,以示坚守盟约。然而亲兄弟虽是同一父母所生,尚且要争夺钱财,因而想依靠苏秦留下的欺诈、虚伪、反复无常的计谋,它肯定不能成功,这是很显然的。 大王不服事秦国,秦国就会出兵攻打河外,占领卷、衍、燕、酸枣,劫掠卫国夺取阳晋,这样,赵国就不能南下,赵国不能南下魏国就不能北上,魏国不能北上那么联合对付秦国的路子就断绝了,联合对付秦国的路一断,那么大王的国家想不危险是不可能的。 秦国折服了韩国而攻打魏国,韩国害怕秦国,秦国与韩国就会合而为一,那么魏国立刻就会灭亡。这是我替大王担心的。 替大王着想,不如服事秦国。服事秦国那么楚国、韩国一定不敢动;没有了对楚国、韩国的担心,那么大王你即使高枕而睡,国家也不会有什么忧患。 况且秦国最想削弱的国家是楚国,而能削弱楚国的国家不如魏国。楚国名义上虽然又富裕又强大实质上是很空虚的;它的士卒虽多,但动不动就逃跑,不能坚持作战。 出动魏国的军队向南攻打楚国,一定能战胜它。割占楚国的地方来壮大魏国,损害楚国以服事秦国,转移祸患以安定国家,这是大好之事。大王如果不听我的话,秦国将出动军队向东攻伐,到那时即使想服事秦国,也不可能了。 况且那些提倡合纵的人大多话说得动听但很少有可以信赖的,他们游说一个诸侯国就可以达到封侯的目的,所以天下的游说之士没有人不日夜扼着手腕、瞪着眼睛、咬牙切齿地说合纵的好处,以向君主游说。君主赞赏他们的言辞,受他们的游说的诱惑,怎么能不迷惑呢。 我听说,把羽毛堆积起来,可以沉船,把很轻的东西聚集在一起,可以压断车轴,众口一辞可以改变铁一样的事实,把毁谤积聚起来,可以杀死一个人。所以希望大王谨慎地确定计策,同时也希望让我离开魏国。 魏哀王于是背叛了合纵盟约而听从张仪与秦国结交。张仪回到秦国,恢复了相位。 三年后魏国又背叛秦国加入合纵同盟。秦国于是攻打魏国,占领了曲沃。第二年,魏国又服事秦国。 秦国想攻打齐国,齐国与楚国结交,于是张仪前去辅佐楚国。楚怀王听说张仪来了,空出上等的住房并亲自安排他住宿,说:楚国是偏僻鄙陋的国家,先生有什么要教导我吗? 张仪对楚王说:大王如果确实能听我的话,就封闭关塞,与齐国断绝盟约,我请求献上商、於一带的六百里土地,派秦国的女子做服事大王你的侍妾,秦楚两国之间互相娶妇嫁女,永为兄弟之邦。这样向北可以削弱齐国,向西对秦国有好处,没有比这更好的计策了。楚王十分高兴,同意了张仪的建议。群臣都来祝贺,只有陈轸一个人表示哀伤。楚王愤怒地说:我不动用军队就得地六百里,群臣都来表示祝贺,只有你在那儿哀伤,这是为什么?陈轸回答说:不是这样。依我看来,商、於之地不可能得到,而齐国和秦国会结交,齐、秦两国一结交,楚国的祸患就到了。楚王说:这么说有什么根据?陈轸回答说:秦国所以看重楚国,是因为有齐国。现在关闭关塞与齐国绝交,楚国就孤立了。秦国怎么会贪图一个孤立的国家,而送给它商、於六百里土地呢?张仪回到秦国,一定会背弃大王,这是向北与齐国绝交,而西边生出了秦国的祸患,齐秦两国的军队一定会同时前来。好好为大王计议,不如暗地里与齐国结交而表面上与它绝交,派人跟随张仪。假如秦国给了我们土地,到那时与各国绝交也不晚;假如秦国不给我们土地,那就暗合我们的计谋了。楚王说:希望你闭口不要再说,你就等着我得到土地吧。于是把相印授给了张仪,并厚赠他。并关闭关塞,与齐国绝交,派一位将军跟随张仪去秦国。 张仪回到了秦国,假装没有抓住车绳,从车上摔了下来,有三个月不上朝。楚王听说后,说:张仪是不是觉得我与齐国绝交还不够狠?便派勇士到宋国,借用宋国的符信,北上去骂齐王。齐王大怒,躬身服事秦国。秦国与齐国一结交,张仪就上朝,对楚国的使者说:我有受封的邑地六里,情愿把它献给大王。楚国的使者说:我奉楚王之命,是商於的六百里土地,不曾听说是六里土地。使者回去报告楚王,楚王大怒,发兵攻打秦国。陈轸说:我可以说话吗?攻打秦国不如割地反赠秦国,与它合兵一起攻打齐国,这是我们割让土地给秦国,而从齐国获得补偿,这样,大王的国家还可以保存。楚王不听,终于发兵,派将军屈丐领兵攻打秦国。秦国与齐国一起攻打楚国,斩首八万级,杀死屈丐,并取得了丹阳、汉中之地。楚国又再次发兵袭击秦国,到了蓝田,两军大战,楚军大败,于是楚国只好割让两座城池向秦国求和。 秦国想要楚国的黔中之地,想用武关外的土地与楚国交换。楚王说:我不愿意交换土地,只希望得到张仪,而白白奉献黔中之地。秦王想把张仪给楚国,只是不忍心说。 张仪于是主动请求去楚国。秦惠王说:那楚王恨你负约没有把商、於之地给他,他要置你于死地才甘心。张仪说:秦国强大,楚国弱小,我与靳尚交好,靳尚服事楚王的夫人郑袖,郑袖的话,楚王无不听从。况且我是奉大王你的命令出使楚国,楚国怎么敢杀我呢。假如杀了我而使秦国得到了黔中之地,这也是我的最大心愿。于是出使楚国。楚怀王等张仪来了就囚禁了他,并且要杀了他。靳尚对郑袖说:你也知道你将受楚王轻视吗?郑袖问:为什么?靳尚说:秦王很爱惜张仪,不想把他送给楚国,现在想把上庸之地六个县赠给楚国,把秦国的美女送给楚王,派宫中擅长歌唱的人做楚王的媵妾。楚王看重土地,又尊奉秦国,这样秦国美女的地位一定会很尊贵,而夫人你就必会受到排斥。所以不如劝说楚王放了张仪。于是郑袖日夜对怀王说:作为人臣,都是各为其主办事。现在土地还未给秦国,秦国就派张仪来了,说明它对大王很尊重。大王还未还礼就杀了张仪,秦国必会大怒而攻打楚国。我请求把我们母子都送到江南,不愿被秦国像鱼肉一样宰割。怀王开始后悔,就赦免了张仪,像以前一样厚待他。 张仪被放出来后,还未离开楚国,听说苏秦死了,就对楚王说:秦国占有天下一半的土地,军队可与四个国家相抗衡,地势险要,有河水环绕,四面有坚固的要塞。勇猛的将士有百余万,战车千辆,战马万匹,堆积的粮食像山一样。法令十分严明,士卒们都安乐地面对困难和死亡,君主贤明而且严厉,将领们智勇双全,即使不出兵,也可席卷常山天险,从而截断天下的脊梁,天下后臣服的国家一定先灭亡。况且主张合纵的人,无异于驱赶羊群去攻打猛虎,羊不是老虎的对手,这是很明显的。现在大王不与猛虎结交而与群羊结交,我私下里认为大王的计策是错误的。 现在天下的强国,不是秦国就是楚国,不是楚国就是秦国,两国互相争斗,势不两立。大王不与秦国结交,秦国起兵占据宜阳,这样,韩国的上郡之地就被阻断。秦兵攻下河东,占领成皋,韩国必然称臣,魏国也会根据形势而采取行动。秦国攻打楚国的西面,韩国、魏国攻打楚国的北面,国家怎么能够不危险呢? 况且主张合纵的人是把一群弱国聚集起来去进攻最强的国家,不估量敌手而轻易地去作战,国家贫困而又多次动用军队,这是使国家危亡的策略。我听说,兵力不如对方就不要与它挑战,积聚的粮食不如对方就不要与它打持久战。主张合纵的人用虚伪、矫饰的言词,让君主重视气节,只说合纵的好处而不说它的害处,终于招来秦国的祸患,又来不及去制止了。所以希望大王你细加考虑。 秦国西面有巴蜀,用大船装载粮食,从汶山出发,沿江而下,到楚国三千余里地。 两船相并装载士卒,每两艘船可以装五十人和三个月的粮食,从水路而行,一天可走三百多里,里数虽然很多,然而不用花费牛马的力气,不到十天就可到达扞关。扞关震动,则楚国国境东边的城池都进入守备状态,黔中、巫郡也就不是大王你所能控制的了。秦国军队出武关,向南进行攻伐,那么楚国北面地方的交通就断绝了。秦兵攻打楚国,在三月之内就可使楚国面临危境,而楚国等待诸侯国前来救助,却需要半年多的时间,这就势必来不及了。而且依靠弱小国家的救援,而忘记了强大的秦国将会带来的祸患,这就是我所以替大王担忧的。 大王曾经与吴国人打仗,五仗中胜了三仗,然而军队差不多打光了;在新城勉力坚守,那里幸存下来的百姓也够苦的了。我听说功劳大的人容易招来危险,而老百姓穷了就会怨恨统治者。守着容易招来危险的功业而与强大的秦国对抗,我私下里都替大王感到危险。 秦国之所以十五年不兵出函谷关去进攻齐国、赵国,那是因为它在暗中策划,有合一天下的野心。楚国曾经与秦国发生冲突,在汉中进行战争,楚国没有取得胜利,列居侯位的和有执圭爵位的有七十多人死于这次战争,楚国于是丢掉了汉中。楚王大怒,起兵袭击秦国,在蓝田展开决战。这就是所谓的两只老虎互相搏杀。秦国、楚国互相都受很大损伤而韩、魏国就可以在后面以完整的国力来加以制服,没有比这更危险的计策了。希望大王好好考虑。 秦国出兵攻取卫国的阳晋,就好比扼住了天下的心脏地带。这时候大王发动所有的军队攻打宋国,用不了几个月宋国就可攻取,攻取宋国后再向东用兵,那么泗水边上的十二个诸侯国都将为大王所有。 天下人中要求诸侯各国合纵结盟并坚守盟约的是苏秦,苏秦被封为武安君,任燕相,但很快就私下里与燕王谋伐攻破齐国并瓜分它的土地;假装有罪而逃奔到齐国,齐王接受了他并让他任相位;过了两年齐王觉察了他的阴谋,于是大怒,在都市车裂了苏秦。就凭一个狡诈虚伪的苏秦,就想来经营天下,让诸侯各国联合,它注定不能成功,这是很显然的。 现在秦国与楚国交界,本来就是地形上亲近的国家。大王如果确实能听从我,我请求让秦国的太子前来楚国做人质,楚国的太子前往秦国为人质,请让秦国的女子做大王的侍妾,献上有万户人家的大都市以供大王汤沐之用,秦楚两国永为兄弟之国,一辈子不互相攻伐。我认为没有比这更好的计策了。 当时楚王既已得到了张仪,但又不愿把黔中之地献给秦国,于是就想同意张仪。屈原说:上次大王被张仪欺骗,张仪既然来了,我以为大王必会烹杀他;现在纵使不忍心杀他,却也不能听信他的邪说。怀王说:答允张仪而保留了黔中之地,这是很有利的事。不能许诺后又反悔。所以终于答允了张仪,而与秦国结交。 张仪离开楚国,于是到了韩国,向韩王游说:韩国所处之地地势险恶,人民大多住在山上,所出产的五谷,不是菽就是麦,老百姓吃的也大多是豆子饭、豆子汤。一年没有收成,老百姓就觉得糟糠都是好东西。所占土地不超过九百里,没有可以吃上两年的粮食储备。料想大王的士卒,全部加起来不超过三十万,而且还包括勤杂兵和搬运工在内。除了防守驿亭边塞的人,能够调动的部队不过二十万而已。秦国则有军队百余万,战车千辆,战马万匹,那些勇猛跳跃、奋不顾身、持戟直闯敌阵的人,不可胜数。秦国战马精良,士兵众多,那些一跃而达三寻的马,数不胜数。山东各国的士兵都身披甲胄参加战斗,秦兵则可以脱甲光身而冲向敌人,左手提着人头,右手挟着生擒的俘虏。秦兵与山东各国的士兵,就像是勇士孟贲与胆小鬼相比一样;秦国的巨大威力压下来,就像乌获对付婴儿一样。战争中用孟贲、乌获一样的勇士来攻打不驯服的弱国,就好像把千钧的重物压在鸟蛋上一样,一定无法幸存。 群臣与诸侯不想想自己的国土这么少,却去听从主张合纵的人的甜言蜜语,勾结起来互相掩饰,都奋然说听从我的计策可以称霸天下。不顾国家的长远利益而听从一时之说,诒误君主,没有比这更厉害的了。 大王如果不服事秦国,秦国出兵占据宜阳,截断韩国的上地,向东攻取成皋、荥阳,那么鸿台的宫室、桑林的苑囿就不再为大王所有。堵塞了成皋,截断了上地的交通,那么大王的国家就被分割了。先服事秦国,则国家安定;不服事秦国,国家就危险了。制造了祸端却想求得福报,计策浅陋而结下很深的怨仇,背逆秦国而归顺楚国,即使想不灭亡,也是做不到的。 所以为大王着想,不如服事秦国。秦国最希望的事是削弱楚国,而能使楚国削弱的不如韩国。并不是因为韩国比楚国强大,而是因为地势的缘故。现在大王向西服事秦国而攻打楚国,秦王一定高兴。攻击楚国而占领它的土地,转嫁祸患而使秦国高兴,没有比这更好的计策了。 韩王听从了张仪的计策。张仪回秦国报告,秦惠王封了张仪五个城邑,封号武信君。派张仪向东劝说齐尽王:天下没有比齐国更强大的国家,朝中大臣都是父兄关系,百姓众多,而且富足安乐。然而替大王谋划的人,都是只顾眼前的一时之说,而不顾将来百世的利益。主张合纵的人劝说大王,一定会说:齐国西面有强大的赵国,南面有韩国与魏国。齐国,是背靠大海的国家,土地辽阔,百姓众多,军队强大,士卒勇敢,即使有一百个秦国,对齐国也将无可奈何。大王认为这种说法很好却不去想想其中的实质内容。主张合纵的人勾结成党,没有人认为合纵好的。我听说,齐国与鲁国打了三仗,三次都是鲁国胜了,但鲁国却面临危险,灭亡也随之而来,虽然名义上是战胜了,实则上却亡了国,这是为什么呢?那是因为齐国大而鲁国小。现在秦国与齐国相比,与齐国和鲁国相比一样。秦国与赵国在黄河、漳水间作战,打了两次,赵国两次战胜了秦国;两国在番吾城下交战,打了两次,赵国又赢了。这四次战争下来,赵国死亡的士卒达数十万,却仅仅保住了都城邯郸,虽然有了战胜的名声,但国家已经残破了。这是为什么呢?因为秦国强而赵国弱。 现在秦国和楚国之间互相嫁娶,成了兄弟之国。韩国向秦国奉献了宜阳,魏国献上了河外;赵国到渑池向秦王朝拜,割让河间之地以服事秦国。大王如果不服事秦国,秦国就会驱使韩国、魏国攻打齐国南边的土地,发动赵国的全部军队渡过清河,直指北关,那么临淄、即墨就不再为大王所有。齐国一旦被进攻,即使想要服事秦国,也做不到了。所以希望大王好好地想一想。 齐王说:齐国所处之地偏僻鄙陋,僻居在东海边上,未曾听说过对国家有长远利益的计策。于是听从了张仪的建议。 张仪离开齐国,向西对赵王游说:敝国的秦王派使臣向大王献上愚笨的计策。大王收拢天下各国以对抗秦国,使秦国的军队十五年不敢出函谷关。大王的威势盛行于山东各国,使敝国恐惧畏伏,所以只好整治军队,秣马厉兵,训练战车战马,练习骑马射击,致力于耕作,积聚粮食,守住国家的四面边境,无论居住还是外出,都忧愁害怕,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怕大王你存心指摘我们的过失。 现在凭着大王的力量,秦国已经攻取巴蜀,吞并汉中,包围了东西两周,搬迁了九鼎,守住了白马要津。秦国虽然地处僻远,但是心怀仇恨愤怒已经很久了。现在秦国有凋敝的军队,驻扎在渑池,想渡过黄河、越过漳水,占据番吾,进军邯郸,想在甲子日与赵军会战,以仿效武王伐纣的故事,所以恭敬地派使臣先告诉你。 大王之所以相信合纵之策是因为依靠苏秦。苏秦迷惑诸侯各国,颠倒是非,想反齐国,结果自己在都市被车裂。天下不可合一,这已经十分明显了。现在楚国与秦国结为兄弟之国,而韩国、魏国已成为秦国东边的藩属臣国,齐国献上了鱼盐之地,这相当于砍断了赵国的右臂。一个人断了右臂而与人搏斗,失去了党羽而孤独地居住,想求得平安,怎么可能呢? 现在秦国派遣三位将军:其中一位领军堵塞午道,告诉齐国让他出兵渡过清河,驻军于邯郸的东面;一位将军领兵驻扎成皋,驱使韩、魏两国的军队驻军河外;一位将军领军驻扎渑池。联合四个国家的力量攻打赵国,赵国被攻破后,一定会四分赵国的土地。 所以不敢隐匿实情,先把这个情况告诉你。我私下里替大王设计,不如与秦王在渑池相会,见面时口头约定,请求秦王按兵不动。希望大王早日决定对策。 赵王说:先王在时,奉阳君把持权势,欺骗先王,独断专行,我跟随师傅学习,不参与国家大事的谋划。先王弃群臣而去时,我年纪还小,继位的时间不长,心里本来也是很疑虑的,认为采取合纵之策,不服事秦国,不符合国家的长远利益。于是就想改变原来的想法,割让土地向秦国谢罪以服事秦国。刚刚想准备车辆前往,恰巧听到了使者的明确诏示。赵王于是答应了张仪,张仪就离开了赵国。 张仪往北到了燕国,对燕昭王说:大王最亲近的不如赵国。过去赵襄子曾经把她的姐姐嫁给代王,并想吞并代,与代王相约在句注山的要塞相会。又令工匠制作了一个金斗,打柄打得很长,使它可以用来打人。与代王一起喝酒时,暗暗对厨师说:喝酒正酣时,上一道热羹,然后把金斗反过来击杀他。于是当大家喝酒喝得正畅快时,捧来了热羹,厨师上来盛汤,于是反转金斗击打代王,杀了他,代王的脑浆流了一地。赵襄子的姐姐听说后,便磨尖了发簪自杀了,所以至今有山名摩笄山。代王之死,天下没有人不知道的。 赵王狼戾,不讲亲情,大王是明明看到了的,还认为赵王值得亲近吗?赵国曾经发兵攻打燕国,围住燕国国都并胁迫大王,大王只好割让了十座城池以示谢罪。现在赵王已到渑池向秦王朝拜,献上河间之地并服事秦国。假如现在大王不服事秦国,秦国出兵云中、九原,驱使赵国的军队攻打燕国,那么易水、长城就不再为大王所有了。 况且现在赵国对秦国来说就好比秦国的一个郡县一样,不敢轻易地兴兵与秦国交战。现在大王服事秦国,秦王一定高兴,赵国一定不敢轻举妄动,这样,燕国西面有强大的秦国的支援,而南面没有了齐国、赵国的祸患,所以希望大王好好地考虑。 燕王说:我像处于偏僻之地的蛮夷一样,虽然是个大男子,决断事情却像婴儿一样,无法采纳正确的计策。现在幸好有你教我,我请求向西服事秦国,献上恒山脚下的五座城池。 燕王听从了张仪,张仪回到秦国报告,还没有到咸阳而秦惠王死,秦武王继位。武王在做太子时就不喜欢张仪,等到他继了位,群臣中有许多人向他毁谤张仪:张仪这个人不守信,反复无常,以卖国来求得地位。秦国如果一定要再次用他的话,恐怕被天下人讥笑。诸侯各国听说张仪与武王有隔阂,都背叛了连横,而恢复原来的合纵政策。 秦武王元年,群臣日夜不断地诽谤张仪,而齐国又派人责备张仪。张仪害怕被杀,于是对秦武王说:我有愚笨的计策,希望献给大王。武王问:什么计策?张仪回答说: 替秦国考虑,必须东方各国有大的变化,然后大王才能占领更多的地方。现在听说齐王很憎恨我。我在什么地方,齐国一定会起兵攻打什么地方。所以我请求让我到魏国,齐国一定会起兵攻打魏国。魏、齐两国军队在城下作战,谁都无法抽身,大王就可以趁机攻打韩国,进入三川,兵出函谷关,但不要攻伐,逼临周都,周天子一定会献出国家祭器。然后大王就可以挟持天子,掌握天下的舆图户籍,这是称王的功业。秦王认为他说得对,就准备了三十辆革车,让张仪去魏国。齐国果然出兵攻打魏国。魏哀王很害怕,张仪说:大王不要担心,请让我去退齐兵。于是派他的门客冯喜到楚国,作为楚国的使者到齐国,对齐王说:大王很憎恨张仪,虽然如此,但是大王让张仪托身于秦国,已经很厚待他了!齐王说:我憎恨张仪,张仪所在之地,我一定会派兵前去攻打,这怎么说是使张仪有托身之处呢?冯喜回答说:这确实是大王使张仪有托身之处。张仪离开秦国时,本来就与秦王相约:替大王考虑,必须东方各国有大的变化,然后大王才能占领更多的地方。现在齐王很憎恨我,我在什么地方,齐国一定会起兵攻打什么地方。所以我请求让我到魏国,齐国一定会起兵攻打魏国。魏、齐两国军队在城下作战,谁都无法抽身,大王就可以趁机攻打韩国,进入三川,兵出函谷关,但不要攻伐,逼临周都,周天子一定会献出国家祭器。然后大王就可以挟持天子,掌握天下的舆图户籍,这是称王的功业。秦王认为他说得对,所以准备了三十辆革车让他到了魏国。现在张仪进入魏国,大王果然派兵攻打,这是大王内耗国力而外面与结交的国家互相攻伐,广树敌人而使自己的国家受到威胁,却让张仪取得了秦王的信任。这就是我所说的使张仪有了托身之处。齐王说:你说得对。就派人撤了兵。 张仪在魏国做了一年宰相,死于魏国。

张仪,魏国安邑张仪村人,魏国贵族后裔,战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和谋略家。张仪曾与苏秦同师从于鬼谷子先生,学习权谋纵横之术,饱读诗书,满腹韬略,连苏秦都自叹才能在张仪之下。张仪曾两次为秦相,前后共11年,亦曾两次为魏国国相,第一次4年,第二次仅一年余即卒于任上,死后葬开封市东郊宴台河村。 张仪是怎么死的? 说法一: 张仪外连衡而斗诸侯,与秦国的耕战政策相配合,运用雄辩的口才,诡谲的谋略,纵横捭阖,游说诸侯,建立了诸多功绩,在秦国的政治、外交和军事上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在风云多变的险恶环境中,主要凭借外交手段,采用连横策略,散六国之从,使之西面事秦,使秦国的国威大张,在诸侯国中产生了巨大的威慑作用。孟子的弟子景春称赞说:公孙衍、张仪,岂不诚大丈夫哉!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张仪使用军事和外交手段,使得秦国东拔三川之地,西并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汉中,这为秦国的霸业和将来的统一起了积极的作用。秦惠文王更元十四年,秦惠王卒,子秦武王即位。 张仪素为秦武王不满,离秦赴魏,秦武王二年卒于魏。 卒于魏,具体无载。 秦武王二年卒于魏,于是张仪暗地里让秦国攻打魏国。说法二: 张仪,魏国安邑人,魏国贵族后裔,战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和谋略家。张仪曾与苏秦同师从于鬼谷子先生,学习权谋纵横之术,饱读诗书,满腹韬略,连苏秦都自叹才能在张仪之下。张仪曾两次为秦相,前后共11年,亦曾两次为魏国国相,第一次4年,第二次仅一年余即卒于任上,死后葬开封市东郊宴台河村。 张仪是魏国公族支庶子弟,和苏秦同为鬼谷子的徒弟,在学术方面,苏秦自以不及张仪.张仪学业期满,回到魏国,因为家境贫寒,求事于魏惠王不得,远去楚国,投奔在楚相国昭阳门下。昭阳率兵大败魏国,楚威王大喜,把国宝和氏之璧奖赏给了昭阳。 一日,昭阳与其百余名门客出游,饮酒作乐之余,昭阳得意地拿出和氏之璧给大家欣赏,传来传去,最后和氏璧竟不翼而飞,大家认为,张仪贫困,是他拿走了和氏璧.张仪原本没拿,就是不承认,昭阳严刑逼供,张仪被打得遍体鳞伤,始终不承认,昭阳怕出人命,只得放了他。 张仪回到家,问妻子我的舌头还在吗?,妻子告诉他还在,张仪苦笑着说只要舌头在,我的本钱就在,我会出人头地的.半年后,张仪的伤口愈合,他没有回到魏国,而是进入秦国。秦惠文王即位后,继续坚持孝公时代任人唯贤的方针,许多别国的士纷纷投向秦国。公元前329年,张仪来到秦国,被秦惠文王拜为客卿,直接参予谋划讨伐诸侯的大事。 公元前328年,张仪与公子华带兵攻打魏国,一举拿下魏国的蒲阳城。张仪乘机推自己的连横政策出笼,建议秦王把蒲阳归还魏国,并且派公子繇到魏国去做人质,而他将利用护送公子繇入魏的机会与魏王接近,游说魏王投靠秦国。 魏王被张仪说动了心,于是把上郡十五县和河西重镇少梁献给了秦国,从此秦魏和好。张仪的连横政策首战告捷。至此,黄河以西地区全部归秦所有。张仪回到秦国,立即被秦王提拔为相,代替了公孙衍的大良造职位。公孙衍因得不到重用遂离秦奔魏。 公元前326年,惠文王任命张仪为将,率兵攻取魏国的陕,并将魏人赶走,同时在上郡筑关塞。公元前323年,张仪约集齐、楚、魏三国执政大臣在挈桑相会,试图为魏国调停,以讨好和拉拢魏国。魏惠王在此后果然放弃公孙衍的合纵政策,而接受了张仪的联合秦、韩以对付齐、楚的政策。次年,魏太子和韩太子入秦朝见,张仪也被魏王任命为相。 为了使魏国进一步臣服于秦国,张仪于公元前322年辞掉秦国相位,前往魏国。魏王因其大名,立即用他为相。张仪当上魏相国以后,便寻机为秦国拉拢魏王。张仪在魏国担任了四年相国,于公元前318年又回到秦国,秦惠文王仍然启用他为相。公元前316年,张仪与司马错带兵入蜀,灭蜀为郡,接着又攻灭苴国和巴国。 说法三: 苏秦为了恶化齐赵邦交,使齐广树仇敌,再劝齐王攻宋。公元前286年,齐灭宋。齐国力也渐渐疲衰。同时由于奉阳君向齐索要封邑,齐赵关系又出现裂隙。苏秦频繁的活动,终被齐王和齐大夫发觉。齐王将苏秦车裂于市。苏秦死时,年五十余岁。苏秦死后,燕赵魏秦韩五国联合,在燕将乐毅的带领下大举攻齐,连陷城池七十余座。齐王出逃,被杀。齐国后来虽然又夺回国土,国力却大衰,从此一蹶不振。而燕赵魏秦四国之所以发动这场战争,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苏秦生前活动的缘故。 《汉书艺文志》纵横家类有《苏子》三十一篇,当是苏秦作品或后人所记有关他的事迹的汇集,其中似也包括苏代、苏厉的一些游说之辞。《苏子》是纵横家类中篇幅最多的一部,可见从战国到西汉,纵横家中属于苏氏弟兄的作品或有关材料分量很多,流传也最广。汉以后该书已亡侠。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本《纵横家书》,其中有十一篇苏秦上燕王或赵王书,不见于《战国策》、《史记》等传世的古籍,另有两篇其部分内容见于《战国策》,这十三篇是现在了解苏秦事迹的重要新材料。 张仪回秦之后,马上又出使其余几国,使他们纷纷由合纵抗秦转变为连横亲秦。他也因此被秦王封为武信君。秦惠文王死后,因为即位的秦武王在当太子的时候就不喜欢张仪,张仪出逃魏国,并出任魏相,一年后去世。 秦惠文王更元十四年,秦惠王卒,其子秦武王即位,武王素与张仪有隙。武王元年,张仪离开秦国,前往魏国,是年五月卒于魏。孟子的弟子景春称:公孙衍、张仪,岂不诚大丈夫哉!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 人物生平: 受辱投秦 张仪是魏国人。当初曾和苏秦一起师事鬼谷子先生,学习游说之术,苏秦自认为才学比不上张仪。张仪和苏秦完成学业之后,就去游说诸侯。 后来,苏秦说服赵肃侯,而得以去游说各国诸侯实行合纵的联盟,但他担心秦国趁机攻打各诸侯国,盟约还没结缔之前就遭到破坏。苏秦考虑再三,找不到一个能派往秦国为他工作的合适人选,于是他派人去悄悄劝说张仪来投奔他。 于是张仪前往赵国,呈上名帖,请求会见苏秦。但是,苏秦却对张仪不理不睬,招待张仪的时候也只是用给仆人和侍女所吃的饭食,并且还当众羞辱张仪,说张仪那么有才能,竟弄得穷愁潦倒到这种地步,是不值得收留的,说完就把张仪打发走了。张仪这次来见苏秦,本以为是旧交,可以求得好处,谁知反而受到羞辱,一气之下,想到各国诸侯中只有秦国才能威胁赵国,于是便前往秦国。 苏秦在张仪离去后,暗中派人资助张仪到达秦国,并且帮助他见到秦惠王。秦惠文君十年,秦惠王用张仪为客卿,与他共商攻打各国诸侯的大计。这时,帮助张仪的人才说是苏秦故意激怒他,为的是张仪今后有更好的发展。 张仪说:唉呀,这些权谋本来都是我研习过的范围而我却没有察觉到,我没有苏先生高明啊!况且我刚刚被任用,又怎么能图谋攻打赵国呢?请替我感谢苏先生,苏先生当权的时代,我张仪怎么敢奢谈攻赵呢? 秦国任相 秦惠文君十年,秦惠王派遣公子华和张仪围攻魏国的蒲阳,攻打并占领了蒲阳。张仪趁机劝说秦惠王把蒲阳归还魏国,而且派公子繇到魏国去作人质。张仪又趁机劝说魏王道:秦国对待魏国如此地宽厚,魏国不可不以礼相报。 魏国因此就把上郡十五县和少梁献给秦国,用以答谢秦惠王。于是,秦惠王就任命张仪为相,位居百官之首,参预军政要务及外交活动。 秦惠文君十三年农历四月,魏襄王、韩宣惠王为了对抗秦国,互尊为王。于是,秦惠王派张仪为将讨伐并占领了魏国的陕,把那里的魏人全部交归魏国。秦惠王命张仪修筑了上郡要塞。 秦惠文君十四年,张仪拥戴秦惠王正式称王,更年号为秦惠王元年。 秦惠王二年,秦惠王派张仪和齐、楚两国的相国在啮桑会盟。 魏国任相 张仪从啮桑回到秦国,被免去相位。 秦惠王三年,为了秦国的利益,张仪去魏国担任国相,打算使魏国首先臣事秦国而让其它诸侯国效法它。魏惠王不肯接受张仪的建议,秦惠王大发雷霆,立刻出动军队攻克了魏国的曲沃、平周,暗中给张仪的待遇更加优厚。张仪觉得很惭愧,感到没有什么可以回敬来报答秦惠王。 秦惠王六年,魏惠王去世,魏襄王即位。张仪又劝说魏襄王,魏襄王也不听从。于是,张仪暗中让秦国攻打魏国。魏国和秦国交战,魏国战败。 秦惠王七年,韩国、赵国、魏国、燕国、齐国率领匈奴人一起进攻秦国,秦国还击打败了韩国申差的部队,杀死了八万官兵,诸侯们震惊慌恐。 秦惠王八年,张仪再次游说魏襄王退出合纵盟约,臣事秦国。于是,魏国宣布退出南北合纵,请张仪担任中间人与秦国和解;张仪回到秦国,重新出任国相。秦惠王九年,秦惠文王派遣张仪、司马错救援苴国和巴国,趁机吞并了蜀国。张仪贪图巴国和苴国的富饶,又攻取了巴国,擒获了巴王,设立巴郡、蜀郡和汉中郡,将三郡土地分为三十一县。并在江州筑城。秦惠王十一年,魏国又背弃了秦国加入合纵盟约。秦国就出兵攻打魏国,夺取了曲沃。秦惠王十二年,魏国再次臣事秦国。 张仪戏楚 秦惠王十二年,秦国想要攻打齐国,但忧虑齐、楚两国已经缔结了合纵联盟,于是便派张仪前往楚国游说楚怀王。 楚怀王听说张仪来,空出上等的宾馆,亲自到宾馆安排他住宿。说:这是个偏僻鄙陋的国家,您用什么来指教我呢? 张仪游说楚怀王说:大王如果真要听从我的意见,就和齐国断绝往来,解除盟约,我请秦王献出商於一带六百里的土地,让秦国的女子作为服侍大王的侍妾,秦、楚之间娶妇嫁女,永远结为兄弟国家,这样向北可削弱齐国而西方的秦国也就得到好处,没有比这更好的策略了。 楚怀王非常高兴地应允了张仪。大臣们来向楚怀王祝贺,唯独陈轸劝谏楚怀王不要轻信张仪。楚怀王说:希望陈先生闭上嘴,不要再讲话了,等着我得到土地。 于是,楚国和齐国断绝了关系,废除了盟约,楚怀王把楚国的相印授给了张仪,还馈赠了大量的财物,派了一位将军跟着张仪到秦国去接收土地。 张仪回到秦国,假装没拉住车上的绳索,跌下车来受了伤,一连三个月没上朝,楚怀王听到这件事,说:张仪是因为我与齐国断交还不彻底吧?就派勇士到宋国,借了宋国的符节,到北方的齐国辱骂齐宣王,齐宣王愤怒,斩断符节和秦国结交。 秦国、齐国建立了邦交之后,张仪才上朝。张仪对楚国的使者说:我有秦王赐给的六里封地,愿把它献给楚王。楚国使者说:我奉楚王的命令,来接收商於之地六百里,不曾听说过六里。 楚国的使臣返回楚国,把张仪的话告诉了楚怀王,楚怀王一怒之下,兴兵攻打秦国。结果秦、齐两国共同攻打楚国,夺取了丹阳、汉中的土地。楚国又派出更多的军队去袭击秦国,楚军大败,于是楚国又割让两座城池和秦国缔结和约,结束战争状态。 被囚楚国 秦惠王十四年,秦国要挟楚国,想得到黔中一带的土地,要用武关以外的土地交换它。 楚怀王说:我不愿意交换土地,只要得到张仪,愿献出黔中地区。 秦惠王想要遣送张仪,又不忍开口说出来。张仪却主动请求前往。秦惠王说:那楚王恼恨先生背弃奉送商於土地的承诺,这是存心报复您。张仪说:秦国强大,楚国弱小,我和楚国大夫靳尚关系亲善,靳尚能够去奉承楚国夫人郑袖,而郑袖的话楚王是全部听从的。况且我是奉大王的命令出使楚国的,楚王怎么敢杀我。假如杀死我而替秦国取得黔中的土地,这也是我的最高愿望。 于是,张仪出使楚国。楚怀王等张仪一到就把他囚禁起来,要杀掉他。 靳尚对郑袖说:您知道您将被大王鄙弃吗? 郑袖说:为什么? 靳尚说秦王特别钟爱张仪而打算把他从囚禁中救出来,如今将要用上庸六个县的土地贿赂 楚国,把美女嫁给楚王,用宫中擅长歌唱的女人作陪嫁。楚王看重土地,就会敬重秦国。秦国的美女一定会受到宠爱而尊贵,这样,夫人也将被鄙弃了。不如替张仪讲情,使他从囚禁中释放出来。 于是郑袖日夜向楚怀王讲情说:做为臣子,各自为他们的国家效力。现在土地还没有交给秦国,秦王就派张仪来了,对大王的尊重达到了极点。大王还没有回礼却杀张仪,秦王必定大怒出兵攻打楚国。我请求让我们母子都搬到江南去住,不要让秦国像鱼肉一样地欺凌屠戮。 楚怀王后悔囚禁了张仪,于是赦免了张仪,像过去一样优厚款待他。 游说诸国: 游说楚王 秦惠王十四年,张仪从囚禁中放出来不久,没有立即离开楚国,而是又去游说楚怀王。 张仪向楚怀王提出:他可以向秦王建议不要黔中之地,请秦王派太子来楚国作人质,楚国派太子到秦国作人质,把秦王的女儿作为侍候楚怀王的姬妾,两国永结兄弟邻邦,不相互打仗的策略。 此时,楚怀王虽已得到张仪,却又难于让出黔中土地给秦国,想要答应张仪的建议。 屈原反对说:前次大王被张仪欺骗,张仪来到楚国,我认为大王会用鼎镬煮死他,如今释放了他,不忍杀死他,还听信他的邪妄之言,这可不行。 楚怀王说:答应张仪的建议可以保住黔中土地,这是美好有利的事情。已经答应了而又背弃他,这可不行。 楚怀王最终答应了张仪的建议,背离了合纵与秦国结盟亲善。 游说韩王 张仪离开楚国,就借此机会前往韩国,游说韩宣惠王说:韩国地势险恶,大王不归附秦国,秦就会发兵占据宜阳,截断韩国的上党地区,再东取成皋、荥阳,那么鸿台之宫、桑林之苑就不再属于大王所有了。要是阻塞了成皋,截绝了上党地区,那大王的国土就要被分割了。早归附秦国就安全,不归附秦国就危险。如果制造的是祸端却要想得到福报,计虑粗浅,结怨很深,违背秦国而顺从楚国,要想国家不亡,那是不可能的啊。所以我替大王谋划,还不如替秦国效劳。秦最大的希望是削弱楚国,而最能削弱楚国的就是韩国。不是因为韩国比楚国强大,而是由韩的地势所决定的。现在大王向西臣事秦国,进攻楚国,秦王必然高兴。攻打楚国有利于韩国扩大领土,转移了祸患,取悦了秦国,没有比这更好的主意了。 韩宣惠王听从了张仪的主意。张仪回到秦国作了汇报,秦惠王赐给张仪五座城邑,并封他为武信君。 游说齐王 秦惠王十四年,秦惠王又派张仪向东游说齐国的齐湣王说:天下强大的国家没有超过齐国的,大臣及其父兄兴旺发达、富足安乐。然而,替大王出谋划策主张合纵的人,都为了暂时的欢乐,不顾国家长远的利益。如今秦、楚两国嫁女娶妇,结成兄弟盟国。韩国献出宜阳,魏国献出河外,赵国在渑池朝拜秦王,割让河间来奉事秦国。假如大王不臣事秦国,秦国就会驱使韩国、魏国进攻齐国的南方,赵国的军队全部出动,渡过清河,直指博关、临菑,即墨就不再为大王所拥有了。国家一旦被进攻,即使是想要臣事秦国,也不可能了,因此希望大王仔细地考虑它。 齐湣王说:齐国偏僻落后,僻处东海边上,不曾听到过国家长远利益的道理。就答应了张仪的建议。 游说赵王 张仪离开齐国,向西到赵国游说赵武灵王说:如今秦国相约齐国、韩国、魏国的军队,准备进攻赵国。所以我不敢隐瞒真实的情况,先把它告诉大王左右亲信。我私下替大王考虑,不如与秦王在渑池会晤,面对面,口头作个约定,请求按兵不动,不要进攻。希望大王拿定主意。 赵武灵王答应了张仪的建议,张仪才离去。 游说燕王 张仪又向北到了燕国,游说燕昭王说:大王最亲近的国家,莫过于赵国。赵襄子凶暴乖张,六亲不认,大王是有明确见识的,那还能认为赵国可以亲近吗?赵国出动军队攻打燕国,两次围困燕国首都来劫持大王,大王还要割让十座城池向他道歉。如今,赵国已经献出河间一带土地臣事秦国。如今,假如大王不臣事秦国,秦国将出动军队直下云中、九原,驱使赵国进攻燕国,那么易水、长城,就不再为大王所拥有了。所以希望大王仔细地考虑它。 燕昭王听信了张仪的建议,说:我就像蛮夷之徒一样处在落后荒远的地方,这里的人即使是男子大汉,都仅仅像个婴儿,他们的言论不能够产生正确的决策。如今,承蒙贵客教诲,我愿意向西面奉事秦国,献出恒山脚下五座城池。 回到秦国 秦惠王十四年,张仪返回秦国报告,还没走到咸阳的时候,秦惠王就去世了,秦武王即位。 秦武王从作太子时就不喜欢张仪,等到继承王位,很多大臣说张仪的坏话:张仪不讲信用,反复无定,出卖国家,以谋图国君的恩宠。秦国一定要再任用他,恐怕被天下人耻笑。 诸侯们听说张仪和秦武王感情上有裂痕,都纷纷背叛了连横政策,又恢复了合纵联盟。秦武王元年,大臣们日夜不停地诋毁张仪,而齐国又派人来责备张仪。 张仪害怕被杀死,就趁机对秦武王说:我有个不成熟的计策,希望献给大王。 武王说:怎么办? 张仪回答说:为秦国国家着想,必须使东方各国发生大的变故,大王才能多割得土地。如今,听说齐王特别憎恨我,只要我在哪个国家,他一定会出动军队讨伐它。所以,我希望让我这个不成才的人到魏国去,齐国必然要出动军队攻打魏国。魏国和齐国的军队在城下混战而谁都没法回师离开的时候,大王利用这个间隙攻打韩国,打进三川,军队开出函谷关而不要攻打别的国家,直接挺进,兵临周都,周天子一定会献出祭器。大王就可以挟持天子,掌握天下的地图户籍,这是成就帝王的功业啊。 秦武王认为他说的对,就准备了三十辆兵车,送张仪到魏国。 重返魏国 齐湣王听说张仪在魏国,果然出动军队攻打魏国,魏哀王很害怕。 张仪说:大王不要担忧,我让齐国罢兵。就派遣他的门客冯喜到楚国,再借用楚国的使臣到齐国,使臣对齐湣王说:大王特别憎恨张仪;虽然如此,可是大王让张仪在秦国有所依托,也做得够周到了啊! 齐湣王说:我憎恨张仪,张仪在什么地方,我一定出兵攻打什么地方,我怎么让张仪有所依托呢?使臣回答说:这就是大王让张仪有所依托呀。张仪离开秦国时,本来与秦王约定说:替大王着想,必须使东方各国发生大的变故,大王才能多割得土地。如今齐国特别憎恨我,我在哪个国家,他一定会派出军队攻打哪个国家。所以我希望让我这个不成才的人到魏国,齐国必然要出动军队攻打魏国,魏国和齐国的军队在城下混战而谁都没法回师离开的时候,大王利用这个间隙攻打韩国,打进三川,军队开出函谷关而不要攻打别的国家,直接挺进,兵临周都,周天子一定会献出祭器。大王就可以挟持天子,掌握天下的地图户籍,这是成就帝王的功业啊。秦王认为他说的对,所以准备了兵车三十辆,送张仪去了魏国。如今,张仪去了魏国,大王果然攻打它,这是大王使国内疲惫困乏而向外攻打与自己建立邦交的国家,广泛地树立敌人,祸患殃及自身,却让张仪得到秦国的信任。这就是我所说的让张仪有所依托呀。 齐湣王赞同使者的说法,就下令撤军。张仪出任魏国相国一年以后,于秦武王二年死在了魏国。 历史评价: 甘茂:始张仪西并巴蜀之地,北开西河之外,南取上庸,天下不以多张子而以贤先王。 李斯:惠王用张仪之计,拔三川之地,西并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汉中,包九夷,制鄢、郢,东据成皋之险,割膏腴之壤,遂散六国之从,使之西面事秦,功施到今。 苏秦:张仪,天下贤士,吾殆弗如也。 司马迁:三晋出了很多权宜机变的人物,那些主张合纵、连横使秦国强大的,大多是三晋人。张仪的作为比苏秦有过之,可是社会上厌恶苏秦的原因,是因为他先死了而张仪张扬暴露了他合纵政策的短处,用来附会自己的主张,促成边横政策。总而言之,这两个人是真正险诈的人。 《孟子》:景春曰:公孙衍、张仪岂不诚大丈夫哉?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孟子曰:是焉得为大丈夫乎?子未学礼乎?丈夫之冠也,父命之;女子之嫁也,母命之,往送之门,戒之曰:往之女家,必敬必戒,无违夫子!以顺为正者,妾妇之道也。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扬子《法言》曰:或问:仪、秦学乎鬼谷术而习乎纵横言,安中国者各十馀年,是夫?曰:诈人也。圣人恶诸。曰:孔子读而仪、秦行,何如也?曰:甚矣凤鸣而鸷翰也!然则子贡不为欤?曰:乱而不解,子贡耻诸。说而不富贵,仪、秦耻诸。或曰:仪、秦其才矣乎,迹不蹈已?曰:昔在任人,帝而难之,不以才矣。才乎才,非吾徒之才也。 司马光:仪与苏秦皆以纵横之术游诸侯,致位富贵,天下争慕效之而仪、秦、衍最著。 姚向:秦相驾群材,登临契上台。查从银汉落,江自雪山来。 温会:危轩重叠开,访古上裴回。有舌嗟秦策,飞梁驾楚材。 苏轼:孟子曰: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是气也,寓于寻常之中,而塞乎天地之间。卒然遇之,则王公失其贵,晋、楚失其富,良、平失其智,贲、育失其勇,仪、秦失其辩。 刘向《战国策序》:苏秦为纵,张仪为横,横则秦帝,纵则楚王,所在国重,所去国轻。 左思:四海齐锋,一口所敌,张仪、张禄亦足云也。

本文由新威尼斯官网发布于历史文献,转载请注明出处:秦武王二年卒于魏,于是张仪暗地里让秦国攻打魏国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